御兔

「世上所有东西,
都比不上你的笑容闪耀。」

湾家人,繁简可切换♪

近期沈迷弹丸系列无法自拔,
悄悄离开合奏ing(?

双黑情侣30题(17~20)

17–安慰对方

杀人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扣下扳机,使子弹贯穿对方胸膛,看着血液流出,直到死亡。
 几个步骤,就可以夺取人的生命。

颤抖,手不停颤抖着。
枪口还冒着硝烟。

好可怕。

视线充满红色。

为什么要杀他们?
他们做错事了吗?
不能想那么多,因为首领的话才是对的。

扔下手枪,我掉头就跑。
这是第一次出任务,目标也顺利解决了,大姐应该会很高兴吧。
还有,也能证明给那家伙看,我才不是胆小鬼。

「我也能办到,才不是……胆小鬼。」

奇怪,眼眶怎么湿湿的…?
脸颊好热,我在哭吗?

管不了那么多,一心只想回到大姐那。
结果在转角处撞上了。

「中也?」
「你在哭吗?」
「闭嘴。」
 努力想让对方听不见我的哭腔,但大概是失败了。

「中也,现在听我说就好。」
「既然踏入了这个地下世界,不杀人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不进攻的话,死的就会是自己,就是这么简单的规则,就算中也是笨蛋也懂得吧?」
「所以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哦。」
他抱住我,很温暖。
就像大姐哄我的时候,轻揉着头发,觉得整个人都能放松下来。
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厉害,就像撞到我时就看透了一切。

「太宰,谢啦。」



18–受伤

那家伙,很奇怪。
从第一次见识到就这么想了。
明明可以毫发无伤。
却总是搞得浑身伤。

乌云密布,晚点会下雨吧。
抬头仰天,不禁这么想着。
「真希望等等不要下雨呢,毕竟这次场地在室外,湿了很麻烦。」
「是啊。」我无心与他对话,随便附和下便不再说话。

目标身旁的保镖不强,三两下就被解决了,我们事前先讨论过,要由太宰和目标交涉,于是那家伙带着那虚伪的笑容,上前进行对话。
可我看见了,藏在目标怀中的、闪耀着的,匕首。
「太宰!」

匕首划开太宰的左手臂,血液喷出,一瞬间夺走了目标的视线,而那段短暂的时间,足以让我直接了结他的生命。
但太宰还有话要从他口中套出,最终只是打晕了他。

「刚刚那下为什么不躲开!」
我将他拉到巷内,雨已经开始下了起来。
「和你没有关系吧。」他垂着手臂,放任伤口,血液和雨水混合,不断滴落地面。
不一会儿,空气中就充满了血腥味。

……幸好匕首上没有涂毒。

「啊啊…的确是与我无关,倒不如说你要是就这么受伤死掉,我会很高兴。」
「但要是在我面前受伤,不就代表我的无能吗?连自己的搭档都保护不好。」
「中也……」
「就算我再怎么讨厌你,你都是我的搭档,所以我不允许你被别人弄伤!」
「中也你一定是个笨蛋,小矮人的智商都和身高成正比吗?」
「你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还轮不到你来担心啦。」他举起完好无缺的另一只手臂,轻敲了下我的头,笑得很恶心。



19–情侣装

七夕,短签在街上随处可见。
而港口黑手党成员在今日也随处可见。
原因是首领森鸥外想亲自带爱丽丝去写短签,黑手党成员也纷纷被叫了出去。
不是为了保护首领,只是为了满足首领的恶趣味。

「中也,你等下写短签要记得许个长高十公分之类的愿望哦。」一只手搭上肩,脸上充斥着讽刺的笑意。
「要也是许愿让你赶快死掉。」
「哇─中也果然是个大好人呢!」鼓掌似的将双手合上,眼神闪闪发光。
「就说是让你快点去死了!还有别离我那么近,很丢人。」
「我也觉得让一个矮人待在身边很丢脸呐,好像哥哥带着就读小学的弟弟逛街,还穿品味奇特的兄弟装?」
「你以为我想吗?你的品味才有问题。」
「可我们家大小姐希望。我得勉强自己来配合中也糟糕的品味,我才是今天最不幸的人啊。」
「闭嘴,要轮到你了啦。」指了指前方的队伍,太宰治与排在前面的人差了一大截。
他将手放在裤子口袋,蹦蹦跳地向前移动,看似漫不经心,但他才没听漏一旁经过的高中女生们的声音。

「等下要不要去搭讪那边那个帅哥!」
「可是他有女朋友了吧。戴帽子的女孩子不是跟他穿情侣装了吗?」

噗、女孩子是指中也吗?不愧是小矮子,彻底被误会了呢。

「没关系没关系─看那女孩的表情,大概是刚吵架,说不定晚点就分手啦?」
「是这样吗......」
「好了包在我身上吧,马上要到他的电话给妳们看!」

「黑头发的帅哥,请问能互换电话号码吗?」
「嗯?是叫我吗?」
「是的。」
「啊啊......抱歉抱歉,我的女朋友可是会吃醋的。别看他长得矮,打起人来相当暴力的呢。」太宰治蹲低身子,靠近女学生耳边,小声的说着。
「这、这样啊......那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她礼貌性的敬了个礼,便急忙和朋友们离去。

而看到所有成员皆挂上了短签,爱丽丝开始四处寻找大家的愿望,最后还是决定直接问当事人。
「太宰先生、中也先生!你们的短签上都写了什么呢?」
「......没写什么。」
「中也先生好小气呐,告诉我嘛─」
「小爱丽丝,要是把愿望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呦,中也他还是想长高的。」
「原来是这样呀。」
「混帐,我才没写要长高!」

不过我可是有看到的,中也的签。
─『想和搭挡好好相处。 』

但那是几年前的七夕,已经记不清楚了。
在太宰离开黑手党的几周后,负责打扫干部办公室的部下,发现书柜下有件衣服。
「中原先生,这件衣服......」
 总觉得很眼熟─是中原先生有一阵子很常穿的那件,不过尺寸似乎大了点?
 而听到问题的中原中也只是瞥了一眼,冷冷道出:
「啊?烧了吧。」



20–年幼化/年长化


睁开双眼,四周一片黑暗,只能靠从窗外照进月光隐约看清周遭。

很少有这种半夜惊醒的状况。

本想看眼时间,确认距离天亮还有多久,一早还有任务要办。
习惯性的举起左手,往手腕上……啊?手表呢?

猛然起身,维持坐姿将右手伸向床头的台灯开关,平常随便就碰到了呀?
这下可不妙……

缓缓移动视线,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右手,离台灯目测有一小段距离。
让手掌微微施力,只见小小的手心开阖开阖。
这是缩小了吧?
再将头转向另一只手,果不其然,因为手臂变小的关系,原本戴在手腕上的手表自然脱离,静静的落在床上。

那么……

我又再度躺下,脑袋重重的落在枕头上,阖上眼。
这是梦境。
突然变小也太奇怪了吧?
一定是做梦,等醒了就会没事。
我如此相信着,再度安然入眠。

「骗人的吧?!」

早晨,听得见室外有鸟儿鸣叫。
不过还没听到闹钟响起,我便被人从熟睡中摇醒。
虽然也称不上什么熟睡,毕竟干黑手党这行,必须随时注意,就连在睡梦中也得防范敌人的突袭和外头隐藏的杀意。

「中也?中也,快醒来。」声音很熟悉。
揉了揉仍带睡意眼睛,尚未习惯刺眼的日光灯,只见床边熟悉的身影-是红叶大姐。
「大姐,有什么事急着不打电话不按门铃就进入我家?」大姐向来是守规矩的人,绝不会像“某个人”那样,任意闯入他人房内。
但在提出疑问后,总有种违和感。
「中也……你要不先照照镜子?」
「照镜子?为什……」语尾未落,一面镜子出现在眼前,里头映着男孩的模样。
男孩有着橘红色的头发,看上去是因为睡醒而显得有些凌乱。
等等,这人是我? !
原来刚刚的违和感是……声音。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镜子移动,后头有着一位小男孩,是他拿镜子来的。
他笑了笑,那样的笑容,我再熟悉不过了。

就是那个会随意进出他人屋内,还当作理所当然的“某个人”。

「太-宰-治-!」
下意识的喊出对方的名字,眼神带着强烈的愤怒感。
「你个混帐又干了什么好事!」
反正只要遇到奇怪的事件,八九不离十是跟这家伙有关。
「就是怀念小时候的中也啰?那个时候还跟我差不多高吧,小小只却暴跳如雷的样子,多可爱呀-」
我朝太宰扔了颗枕头。
「都这种时候你还给我开玩笑!」
「我说中也,你不觉得很有趣吗?一觉醒来居然返老还童。哎呀,趁机会难得,多拍几张照留念如何?」
「你……」
「太宰。」
大姐出声制止了我和太宰的口角冲突,并示意让太宰认真叙述事情经过。
「嗯––上次解决的组织首领,有个在海外留学的孩子,休假回到国内听说自己父亲的死因,想找我们报仇。他的能力是……」
「让敌人缩小?这么没用的能力上哪找。」我嘲讽的说道,这样也想报仇?开什么玩笑。
「中也果然是傻瓜,小矮人都没有脑袋吗?」
「啊?你在讨打吗!」
「如果只是将人变小那还好办。他的异能会把碰到当天第一发特殊弹的人的异能借走24小时,并强行实施在碰到其他子弹的人身上。忘记告诉你,他在海外是个小有名气的狙击选手。」
「然后我的异能,现在施加在你身上啦。」太宰先是轻拍自己的胸口,再用食指戳我几下,
「根据情报,碰触到特殊弹者皆会变成小孩子的状态,但你们两个看上去心智年龄都还在原本的状态……」大姐稍做补充。
「大姐你在说什么啊?中也他就算长再大,心智年龄也永远停留七、八岁哦。啊,身高也是。」
「混帐你闭嘴!」
铃-铃-铃-
「不好意思呢,是森先生打来的,妾身得先行一步。已经吩咐人在外头守着,你们最好暂时先待在一块,有什么状况比较方便处理。」语毕,大姐翩然起身,离开屋内。

「为什么我要和你……」不等我把话讲完,太宰表达了他的意见。
「中也,现在的你很危险。」
「小孩子的力量有限,又没办法使用异能,简直就……」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以拜托闭嘴。」

简直就和普通小孩一样。

惟独,不想听他说这句话。
一直以来,我从不觉得自己能站在太宰身边,顶多只能当他的挡箭牌,毕竟有着那样的能力和体术。
要是真成了普通孩子,岂不是离他更远?
我不要那样。

「反正过了午夜十二点,一切都会好起来啦?」
不知道想法是不是透过表情显现了出来,太宰的语气有点像在安慰人。
而我没有答覆,只是起身到厨房拿了盘水果,坐到电视机前,看着萤幕发呆。

我没怎么注意太宰和时间,常用的那只手表还在床上呢。
直到窗外天色略显昏暗,我才决定开口:
「太宰,对不起。要是我更注意点,说不定就不会被敌人的异能击中。」
「不,这次是我的错。」
「想着要是被那发子弹杀死也不错,虽然不是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自杀方法,不过那么轻易的让敌人攻击,果然还是不行啊。」
「等等,你是故意的?」
「对啊—谁会像中也一样蠢呀?要是那是实弹,中也早就死了哦,脑袋整个爆开的那种丑陋死法。」
「你这家伙……!」亏我还那么认真的道歉。

但是太宰,你的话,开始矛盾了吧。
我记得你……以前提过的,你所追求的并不是那样丑陋的死去。

……思绪开始模糊,视线也是。
碰-
「中也?喂你没事吧!」太宰跑到我身边,倒下的我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脸,隐约听见他喊着我的名字,仅此而已。
再来,便失去了意识。

等再度醒来,我躺在床上,身体已经恢复原样。
不禁使人怀疑,这一切该不会只是场梦?

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年龄也会跟着降低,最终变成没有任何行为能力的婴儿,这点情报并没有人透露出去,而当局者也沉迷在其中。
也只有小时候还单纯的年纪才能坦诚相待吧,如果想让两人关系变好,就得把握这次机会。
红叶和鸥外是如此设想的,虽然最后还是忍不住将轻易抓到的那位异能者杀掉,提早结束这场闹剧,但那都是些场外的故事了。


-

一如往常,OOC通常运转(x

第20题在2016年7月18日完成,事隔多时我现在才发过来,为这个计划画上不太完美的句点。
本来是30题的,但后面的题目我并没有接着完成。
现在对于文野的热忱又更少了些,就算想趁寒假补上可能也拿捏不好两人的感觉了,更何况剩下的题目稍微有点......棘手?唔、总之是不太擅长的区块,所以还是算了吧。
就这样,谢谢大家看到这里,不晓得有没有从第1题看到第20题的人?要是有的话真的非常感谢不嫌弃...!希望能出来冒个泡认识认识(不要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