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兔

「世上所有东西,
都比不上你的笑容闪耀。」

湾家人,繁简可切换♪

近期沈迷弹丸系列无法自拔,
悄悄离开合奏ing(?

6/19 太宰生日賀文

微虐向(?
雙黑向。
字稍嫌多。
有些虛構。

花吐症,是一種能令人致死的病症。
在開始發作的三個月內,口中會不時吐出花朵,吐出的花則因個人而別,透過《花語》可更加瞭解這部份。
發病的起因,據說是過度思慕暗戀對象。
但花吐症並不是必死無疑的疾病,只要能在三個月內與暗戀對象兩情相悅,或是徹底放棄那個對象,就能解救自己的生命。
當然,一般人都覺得前者是不可能發生的,不然怎麼會暗戀出病來呢?
但對這類型的病患而言,後者才是更為不允許的。
所以,即便花吐症不是絕症,也造成了許多因它而死的人類。
__________
「誰來跟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狀況?咳-」
一早醒來,中原中也總覺得咽喉被什麼東西卡住,而試圖以咳嗽來吐出喉中異物。
沒想到,那異物竟是一片片花瓣。
「什麼東西啊這個……」中原中也撿起地上的花瓣,仔細瞧了一會。
「…花?」
中原中也想起,尾崎紅葉曾向他提過的一種病症。

『因為是從嘴裡吐出花來,所以被人們稱為“花吐症”。』

 雖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他想,自己大概是得了這種病吧。
甚至還基於好奇,查出自己吐出花朵的花語。
__________
紅番花,雖然光聽名字或許會覺得花瓣是紅色的,但實際的顏色只有分為黃色、白色和紫色三種。
它的花語是-『等你一輩子』。
__________
「什麼啊……是要我等誰一輩子?真令人作嘔。」說完,嘴裡又吐出幾片花瓣。
「好死不死,還偏偏是紫色的。」中原中也將手上的花瓣揉爛,丟棄至地面。
中原中也並不是特別討厭紫色的人,只是看見自家淺橘色地毯配上紫花瓣,感到莫名不悅罷了。
此時的中原中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戀慕的對象以及三個月後會發生的事。
__________
在清理完礙眼的花瓣後,中原中也換上平常那套服裝,穿戴好手套和帽子,前往任務現場,目標是假冒港口黑手黨名義進行非法交易的偷渡組織。
__________
地點是停靠在港口的船隻上,根據情報,他們盤踞在貨船CT2-0796,光是每天固定上下船搬運貨物的人數就有6人,在不清楚敵人有無異能者和是否還有人躲在船艙的情況下,無論中原中也多麼強大,獨自一人行動還是太過危險。
但自從太宰治離開後,中原中也就不太與人合作,儘管偶爾會找幾名部下一同行動,大多時間還是隻身完成任務。
這次,首領也再三向他詢問,是否要攜帶部下前往,不過被拒絕了。
__________
中原中也在抵達現場後,四處張望了一下,計算敵方人數,決定直接殺進去,不要搞潛入這種麻煩的事情。
『……3、4、5,岸邊的守衛有5個嗎……啊算了,管不了那麼多。』
就這樣,他衝進敵陣,一開始就解決了兩人。

的確,就一般狀況下,這點程度的雜兵三兩下就能解決,直接突破這個判斷或許是正確的,但現在的中原中也,身體相當不對勁。
他得一邊忍著口中隨時會吐出的花朵,一邊與敵方交戰。
單手掩住嘴巴,基本上只能不停使用踢技,甚至讓敵方產生『港口黑手黨沒有人手,只剩身體欠佳的小個子』這種荒謬的想法。
儘管如此,他還是快速地擊倒了岸邊的五人,隨後登上了貨船。

「嘖、剩下的都躲在哪-」剎那,中原中也的頭頂像是受到強烈重擊,令他感到暈眩並向前倒下。
「黑手黨幹部也不過就這樣嘛~首長,我看你是白操心囉?」那是從船甲上傳來的聲音。
以犯罪者來說,或許還稍嫌稚嫩的男孩子,正帶著笑臉走向中原中也。
「當心點,他是能高價出售的異能者,臉蛋也挺漂亮的,小心別傷著,以免影響價格。」被稱為首長的男人,向男孩下達指令。
「是~」男孩笑著做出簡短的回覆後……
「那麼,大哥哥,我們來玩吧~?」
__________
鈴聲響起,目前就職於武裝偵探社的男子太宰治,從口袋拿出手機,看見上頭顯示出兩個字,那是自己最不想接觸的人-首領。
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森鷗外,他是太宰治的前上司。
從自己離開港黑後,就再也沒收到他的聯絡。
因為自己換了手機號碼。
不過憑港黑的能力,要找到自己的新號碼相當容易,而自己也為了能提前做好準備,在手機中重新輸入首領的號碼。
於是,太宰治按下了接聽鍵。
__________
『好久不見了啊,太宰。』
「是啊~好久不見了呢,真希望能永遠不見。」
『你還是一樣無情。』
「還比不上您-那麼,招呼已經打完了,您找我有什麼事?」
『想問問你,對於自己的前搭檔有危險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中也…?」
『有個冒用我們名義進行交易的組織……』
__________
好痛。
剛剛那一下……對方是異能者。
估計是遠距離型的。
手腳都被綁住了。
這對我來說不是超不妙的嗎……
一個人,果然還是很太勉強嗎?
但就算帶了部下,也只會增加傷亡人數吧。

「大哥哥,是自願自己來的嗎?還是被逼著上戰場的-不,大概是被夥伴拋棄了吧。」
沒打算與他進行對話。
眼睛被東西矇住了,看不到對方的長相,但就這樣裝死的話,說不定能聽到什麼消息。
「唔、還沒醒過來嗎?在我們團裡,裝睡可是沒用的哦。」
有什麼東西在靠近。
「嗚啊-!」
球棒…?
「這是我的異能。」
「順道一提,我最喜歡跟哥哥姐姐們玩猜猜看的遊戲了~」
「遊戲規則是,我每發動一回異能,大哥哥就有一次猜題的機會,只要大哥哥猜對我的異能是什麼樣的能力-我就會放大哥哥走。」
「那麼,來比比看吧,究竟是我的異能先被猜出來,還是大哥哥先倒下呢。」
這還真是,充滿惡趣味的遊戲啊。
「對了,首長說大哥哥的臉很漂亮,要保護好才行……那我就從脖子開始吧?」
「異能力-」
然後,那東西遍佈了地面。
_________
「……我知道了。」
『對了,太宰,我再問一次,你真的不打算回到這裡繼續當幹部嗎?』
「我已經說過了吧,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是嗎,不過這個位子還是會繼續保留給你的。最後祝你們好運,再見。』
嘟-嘟-嘟-
「啊、掛斷了。明明一點必要都沒有。」
__________
遍佈地面的,不是誰的鮮血,而是花瓣。
「咦?大哥哥會變魔術嗎?居然能把血換成花瓣?」
「還是說,這是你的異能,效果是不會失血過多而死?吶,說話啊。」
「咳-」
除了花瓣,還是花瓣。
中原中也自己也不曉得怎麼了。

不,他是知道的。
『越思念對方,吐出的花瓣便越多。』

「是這麼回事嗎?原來我是在想他啊。」
希望那個人,能來救自己。
希望那個人,能再和自己組成搭檔。
要是那個人在,就能破解這無聊的遊戲了吧。
原來,自己暗戀著那個人啊。

「大哥哥在想誰我才不想知道呢,現在的你只能專注於和我的遊戲哦!」
「異能力-極限衝刺。」

男孩的能力能使任何東西加速。
只要使用異能,無論是攻擊力還是速度都會提升,男孩如此相信著。

「異能力-污濁了的憂傷之中。」
觸碰到了。
觸碰到對方-男孩自身。
男孩相信自己的異能夠強大,而試著朝拳頭使用異能。
於是,男孩被重力壓制到地面。
中原中也硬是扯開了四肢的束縛。
奪回視線,狠狠瞪向對方。
「都是你小子,害我知道了最不想知道的事情……」
「給我做好賠償的覺悟啊!」
__________
「我就說中也會有辦法解決的嘛。」
太宰治現在正站在船艙內。
說他不擔心,或許是假的。
他的臉上和背後都被汗水浸濕。
也不知道是天氣太熱導致,還是急忙趕來的關係。
「那麼,首長大人你呢?」
__________
「......」
沒有聲音。
中原中也並沒有殺掉對方。
不知為何,看著對方的身影,就會想到幼小的自己。
或許了結他才是為他好吧。

『中也你總是太心軟了。』
才不是這樣。

「接下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人埋伏的船艙了嗎......」
「只要解決首長就好。」
沒有再多想,直接轉身前往船艙。
__________
「首長大人似乎沒辦法解決我呢,真令人失望。」
但要是是中也的話,鐵定無法順利解決吧。
畢竟這能力有點麻煩。
不過對我無效就是了。

「既然你說你是他的搭擋,就好好看清楚他的模樣吧,畢竟他患上的可稱為絕症了。」
「就算我們無法殺掉他,三個月後他也會因為那愚蠢的愛而死。」
啊、說起來,那病會死來著……
不然我也來試著患患看吧?
說不定就能自殺成功了。
__________
有人出來了。
聽腳步聲,大概只有一人。
是首長嗎?
很好,正合我意,直接解決他吧。
「咳─」
糟了。
__________
「哇-真的會變出花瓣來呢!中也,你好像魔術師呀。」
從船艙走出來的是一名頂著蓬亂黑髮的男子。
是中原中也的前搭檔。

「太宰?!你怎麼會在這?」
「來做鼻涕蟲的生態調查啊~」
「你這混咳─」
又是這討厭的紫色。
「別太勉強哦。」
奇怪的是,太宰治並沒有用花吐症來調侃中原中也,反倒硬是扯開了話題。
「你那邊總算解決了呀?我看你們身高挺接近的,應該相處的還不錯吧?」
「給我閉嘴。首長呢?」
「還在裡頭,被綁著呢。」指了指裡面,臉上依然掛著那討人厭的笑容。
「是嗎。」
「比起那些,中也你知道嗎?」
「你現在的行為就像在自殺。」
「啊?我又不是你......」
「自己一個人,毫無擬定計劃就闖入敵陣,弄不好的話,還等不到三個月,你就死在這裡了。」
「......真要那樣,我會用污濁,不會給港黑留下麻煩。」
「那還不是在自殺。」
「我怎麼死關你什麼事啊!」
那眼神充滿絕望、無助,卻狠狠的直視著太宰治。
「你不是說過,自殺是我的專利嗎?你不准搶走我的專利啦。」
「那你說,我到底該怎麼做!」

『織田作,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那模樣,使人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中也你...到底喜歡上什麼人了?」

『我喜歡你啊。』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
就算要說,也得等臨死前才能說吧。
不然,不知道會被你笑多久。

「我不知道。」
__________
三個月後,太宰治生日那天,黑手黨傳來了中原中也的死訊,以及一封信。
內容是:
那天我說謊了,對不起。
我想是來不及告訴你了。
我喜歡你這種事,要是說出來,一定會被笑死吧。
還真是可笑。
我搶走你的專利,代替你自殺了。
所以你給我好好活下去。

「這還真是最好的禮物了。」

「中也,你叫我不要自殺,那你得等我多久?」
「你還真有耐心啊。」
如同紅番花的花語─等你一輩子。
「但我可沒有。」
__________
那天傍晚,有人在河邊發現一具浮屍。
屍體上纏滿了繃帶,就像木乃伊般。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