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兔

「世上所有东西,
都比不上你的笑容闪耀。」

湾家人,繁简可切换♪

杂食主义者,较主要:
合奏(スバル)/スバ夏、凛绪、狮心、
司桃、日铁、裕忍
松(おそ松)/速度、色松
弹丸(转子)/王梦
恋与(棋洛)
凹凸(凯莉)/金凯、安雷安、雷嘉

【彈丸論破V3】夜空-王入

天才美女入間美兔大人的生賀!

劇透劇透。
角色美好in彈丸論破v3,略多的OOC與自我解釋in本文。
還不夠熟悉他們,但還是想產點東西給很喜歡王入的一個朋友和給美兔大人華麗的慶生……
為了避免看完感到絕望,請適時自主關閉視窗,感謝您的配合。
以上。

【1】

「猜猜我是誰?」

那是入間美兔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排除掉最原終一和赤松楓當初來請求協助那次,來到才囚學園後最常找她的人,不外乎是出題者--王馬小吉。

王馬找入間的理由始終如一--請求她製作他所設計的東西。
說是請求並不恰當,王馬是個厚顏無恥的傢伙,輕輕鬆鬆就能將雙方立場對調,搞得像有求於人的是她一樣。

幸虧王馬無恥歸無恥,腦袋還是有的,至少他能畫出詳盡、可用的設計圖,
雖然會夾雜著像是孩童塗鴉般的作品帶來,令人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故意找碴,不過入間從未正眼瞧過那些塗鴉,她總能快速地從那堆紙張中找出他真正想要給她的設計圖。

偶爾,王馬會留在研究室和入間閒話家常,話題不是繞著色情就是發明,王馬雖愛嘲笑她的腦袋構造只有這兩種成分,卻還是配合著她的話。

「哈?你腦子終於和下半身一樣爛掉了嗎?不要打擾本大人,跟你浪費時間是世界的損失。」

「啊?比起那些破銅爛鐵,還是我所設計的道具更有用吧?雖然不能幫小入間做些工.口的事情。」
上一秒還笑嘻嘻的表情轉眼便成了專注的神色。
「如何?有按照約定完成吧?」

「不許說本大人的發明是破銅爛鐵!雖然是完成了,不過王馬你……」

「太好了!小入間總算能發揮肉x器以外的功用了!謝啦♪」
抓準時機打斷對方的話,仿佛她想提出的問題早已被看透。

「咿……也沒什麼……那些東西本大人一眨眼就能完成。」

「嗯!所以我才能如此放心的交給小入間呀!」

「嘎哈哈哈!知道本大人的厲害了吧!所以說,王馬,你可要記得喔,出去之後……」

「好過分啊小入間!我在妳眼中難道是那麼不守信用的人嗎?」

「別擔心,我會回來接妳的。絕對不會讓小入間一個人留在這裡。」

儘管王馬是少數能和入間搭上話的,但他們連朋友都稱不上。

反正入間也從來沒有期待過能與他人達成互利外的關係。
……應該說,或許曾經有過,但那也隨著赤松的生命一同消逝了。

她知道自己的才能可以幫助人、可以改變世界,同時也是極容易被人利用的,但那又如何?
她做她喜歡的事,對方得到對方想要的,雙方都沒有損失,人與人之間不就該是這樣嗎?

是發明家細膩多疑的心思還是自相殘殺的環境導致?
她逐漸變得不敢相信任何人,更別說是相信那個王馬說的話了。

不過,他的確有兌現最後那一句話。

【2】

「啊啊、原來面對死亡是這種感覺,稍微有點無聊呢。」

「最後一面居然只能見到小百田和冰冷的沖壓機,也真夠諷刺。
想想昆太最後看到的也不是他喜歡的昆蟲……相較之下小入間可好多了,臨終之際能看見我帥氣的臉龐,想必死無遺憾了吧!」

「怎麼可能啊!」

就算是幻覺也好。
王馬有那麼一瞬間露出了微笑。

「啊啦啦啦,小入間還真是陰魂不散,糾纏不清可不算合格的肉x器哦。」

「哼,感謝本大人吧王馬,臨終之際還能看見天才美女入間美兔大人。」

「是是,能變成現在這種狀況妳也有功勞呢,幕後黑手大概沒想到在學園裡養了頭擅長發明的母.豬會間接導致遊戲結束吧。」

「我說,小入間啊。
要是一直待在程序世界裡,可看不到外頭的夜空呢。」

「嘛、雖然全都是假的。」

明明是他導致的,卻說得像與他無關似的,果然王馬到死前還是王馬。

「雖然最終獨自留在程序世界,卻也是離開妳最討厭的才囚學園的唯一方法,怎麼樣怎麼樣?我做得不錯吧!」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似乎也在王馬的預料中,他緩緩闔上眼。

「就當妳是默認了。」

【3】

回想起來,從纏繞到斷氣的時間實在太短暫了。

妳覺得我們還有機會再次進行對話嗎?
或許我們會在另一片天空下相聚,屆時,要是妳的技術能再進步點就好了。

尼嘻嘻,天曉得我是在指什麼。

妳只要知道,我可是連小入間這樣的大醜女都能包容的總統大人,這樣就好。
其他的事就由我來處理,就算是有缺陷的句點,我也會畫下。
絕對要終結這個該死的遊戲。

「來生再見。」

下一秒,冰冷無聲的機器中滲出了滾燙的血色。

【2.5】

妳眼中的天(世)空(界)是什麼模樣的呢,小入間?
是在什麼時候看見了什麼才會急著想殺我,我並不在乎,惡之首領早就習慣被人憎恨與面對生命危機了。
反正,妳鐵定撐不過學級裁判的,當作想跟我殉情也不錯嘛♪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