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兔

「世上所有东西,
都比不上你的笑容闪耀。」

湾家人,繁简可切换♪

近期沈迷弹丸系列无法自拔,
悄悄离开合奏ing(?

真正讓人害怕的是……?

大概是一個沒有任何根據亂扯的腦洞。
因為前陣子和朋友講了瑪莉的來電而想借來當題材。
三小時內一氣呵成的短篇故事,有很多不通順甚至是想額外補充設定的部分,但我連男女主角的名字都沒打算想了(懶成這樣

就、就只是復建。
沒有文筆和邏輯可言。

↓↓↓正文開始↓↓↓

從小就被形容沒有童心、什麼都不怕的我,有個秘密。
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任何人的秘密。

我,不喜歡「瑪莉的來電」。

有聽過這個名詞嗎?其實它是個都市傳說。
其他什麼都無所謂,只有這個我無法接受。
它是第一個讓我產生動搖的故事。
那就是恐懼感吧,畫面像車頭燈迎面而來,硬生生撞上身體,渾身發抖的感覺。

只要能和現實連結,那就不再是故事,而是真實。

「我是瑪莉,我正在你身後。」
『猜猜我是誰——?我是XX,在你的身後哦!』

並不只是類似的台詞,

我也是,像故事中拋棄娃娃的人一樣,是拋棄了妳的人。

對不起。


十年前的夏天,下午五點半。

「冒險?」眾人異口同聲,對於提出這個建議的她感到訝異。

「沒錯!在畢業前不想留下一些不一樣的回憶嗎?」她興奮的語調,彷彿是讓所有人無法拒絕的魔法般,成功說服了我們。

但那個魔法,卻也使我們踏上了無法回頭的惡夢中。


十年前的夏天,晚間十二點。

「唔哦!從山上看到的星空果然很美吶!」
妳抬起頭,望向遍佈黑夜的星星。

我那時覺得,妳也像是星星,那麼閃耀動人。
一直以來,妳都是指引我的星星,帶不擅表達的我認識了身邊一群友人,讓我度過了愉快的國中生活。
想要在畢業前告白,甚至是在星星的見證下告白,這種故事情節般的想法,充斥在心中。
但始終無法提起勇氣。

早知道,那晚就該好好說出口。

因為在下山途中,我們目睹了不該目睹的現場。

「屍、屍體……?」
不小心發出聲音的妳,被他發現了。
那雙仍充滿殺氣的眼睛,和妳對上了。

「……!快逃啊!」不曉得是誰大喊,或許在那聲前我們的雙腿已經開始行動了,但是她卻沒離開,癱坐在地。

我們明明看到了,卻假裝沒看見,只顧著自己,不停狂奔,一心只想逃離那裡。

事後誰也沒有再提起。
沒有人知道那晚我們目睹了隔天報上頭條的深山雙殺案。
為什麼能夠瞞住所有人呢?或許只是因為內心的恐懼扭曲了我們的記憶,把它從記憶中抹去。
對於她的死亡,只填上了不幸的意外。

因為害怕會被追究。

因為害怕死亡。

原來死亡,也可以離我們那麼近。


今年夏天,晚間九點。

剛洗完澡,一踏出浴室便聽見了通知鈴聲,是封簡訊。

點開手機螢幕,我看見了這樣的字句:
「我是XX,我正在你家附近的公園。」

是國中同學的惡作劇吧,畢竟到這個月份了。

我並不以為意,畢竟那個名字的主人早就不在了。

沒過一會兒,又是簡訊的通知聲。
「我是XX,我正在你家樓下。」

……知道我討厭這個故事的人只有那群傢伙吧?
我開始思考會是誰的惡作劇,並盤算著要如何向他回報。

「我是XX,我正在你家門口。」

莫名的冷顫。
我本能反應地跑向房間,把房門鎖上。

這樣,好像裡頭的主角一樣呢,
該不會,她真的要來帶我迎向死亡嗎?

自嘲似的說著,我收到了最後一封簡訊。

「我是XX,我正在你身後。」


回過頭,其實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好久不見。」

不曉得為什麼,我這麼向她說了。


「真的好久不見了!」一如往常的朝氣。
「不過你真的和以前一樣,完全沒變呢。」

「一點都不害怕『我』的存在,明明還特別打聽過你不喜歡這個都市傳說。」

不,我其實很害怕啊。
害怕想起有關妳的真相,
害怕真的再見到妳後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害怕白白浪費了能夠向妳表達的機會。

「沒什麼好害怕的,本來世上就有很多用科學無法解釋的存在。更何況,妳可是我的朋友,不是瑪莉。」
「但我也的確和以前一樣,一直,都是膽小鬼。」

「膽小鬼……?明明很勇敢吶,像是那年在鬼屋裡只有你一個是笑著走完全程的,還有營火晚會校長講了鬼故事後……」

「啊、不過這些對你來說都是有些久遠的回憶了吧,說不定只剩我記得了呢。」那個騷頰的動作,是妳感到落寞時特有的習慣。

看到那個熟悉的動作,以稍微強硬的語氣反駁道。
「我才沒有忘記。」
「妳才是,忘了我是以什麼出名的嗎?」

「是、是什麼呢?……開玩笑的,我知道哦,是記憶力超——強對吧?畢竟第一天就把所有人的自我介紹內容記住的人,我可沒見過第二個呢。」

「當初可把老師嚇慘了,他花一個暑假都還沒能將所有人的臉和名對起來,而你卻……糟糕,我居然像老人一樣一直在回憶從前?!」表現出驚訝的表情,她那誇張的語氣和以前一模一樣。

「抱歉抱歉,一直聽我講以前的事不怎麼有趣吧,比起這些,我更想聽你告訴我這些年發生了什麼呢,不過恐怕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你知道嗎?能以這種型態出現在你面前的機會,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哦。」

「所以趕快進入正題吧!雖然有點對不起其他人,但我相信,如果是你去告訴他們的話,他們一定會相信的,所以,如果哪天他們把封閉的記憶開啟了,請替我向他們轉達,我從來沒有怨恨過任何一個人哦。」

「不如說,大家能夠逃掉,真是太好了。當初他只有看到我,而我是嚇到腿軟的那個膽小鬼,真是太好了。」

「這麼說有點像自誇吧,但能夠保護我的朋友們,我真的覺得非常驕傲哦!像是英雄一樣。」拍了拍胸脯,妳得意的笑著。
「不過,其實一直也很擔心呢,要是因為我而讓大家留下痛苦的回憶,我會陰魂不散的!幸好我擔心的事沒有發生。」

「你是不是很想吐槽我現在還是陰魂不散的模樣啊?」她湊近我面前,偏了偏頭問道。

「那種事怎樣都好,妳都說沒多少時間了,那就聽我說幾句話,是我一直都想告訴妳,從十年前就想告訴妳的話!」
也不曉得是哪根神經忽然接錯了,我朝她大喊了起來。

「對不起,從那天後就不停的欺騙自己,把妳捏造成不幸被殺害的朋友,明明是因為我沒有勇氣去救妳。」
「對不起,我像拋棄了妳一樣,因為害怕死亡而跟大家一起逃走了,明明是跟妳最要好的朋友。」
「對不起,讓妳感受到獨自一人和死亡的恐懼跟疼痛,明明一直以為自己什麼都不害怕,明明應該留下來保護妳,至少、至少該找人求救,或是提供目擊證詞,我卻選擇徹底逃避……」不停道歉著的我,不知道從第幾個對不起開始,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抱歉,我果然還是讓你難過了……可以的話,真想像以前一樣,從背後大力地抱住你,可是這種型態做不到呢。」她垂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沮喪的說道。
「真是的,我居然讓男生哭了……」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泣的樣子,總覺得好稀奇啊,明明大家被嚇哭的時候……欸?!」

「我喜歡妳。」
我緊緊抱住了她嬌小的身軀。
有著年齡差異,我們的身高差顯得更大,但怎樣都無所謂。

「這句話,在看到星空下映襯的妳時就想告訴妳了,但我錯過了機會,想著畢業前還有時間,卻一輩子錯過了說出口的機會。」
「還有好多感謝的話想告訴妳,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為什麼像妳那麼善良的人就得為了我們犧牲啊?為什麼要講得自己像是幸福的悲劇英雄一樣?為什麼、為什麼妳不能得到好的未來?」
已經不曉得自己在說些什麼,只是一股腦地把心裡想的、沒有打好稿的話向懷中的妳吐露。

恢復冷靜後,我總算是鬆開了手。
然後,妳開口了。
「抱歉,可以稍微轉過身去嗎?我不太確定自己能不能保持笑容呢。」
我想妳是希望能以笑著的表情留在我的記憶中,好讓我不那麼愧疚吧。
於是,我聽從妳的指令,轉過身。

「哈哈——太好了,總算是聽見你的內心話了,明明你一直以來都不擅長表露心情。」

「謝謝你願意喜歡上那麼煩人、甚至讓你產生那麼糟糕回憶的我。」

「我是XX,正在你身後。」
「就算今後不在了,你也不能忘了我哦?」

「雖然我知道你的記性超級好,也有點希望你能忘了有關我的一切,像之前那樣過著平凡快樂的生活……但是,聽了你的告白,明明無法回應,卻變得幼稚任性了起來,希望你能原諒我吶。」

「好!說完了——!這樣,我也能安心的消失了吧。」
雖然已經知道妳不可能留下,但真正聽到「消失」還是無法接受。
我猛然回過頭,妳的表情和十年前在星空下一樣,是相當燦爛的笑容,並正在以溫柔的聲音說著告別的話。

「掰掰,我的好朋友。」

補充設定↓↓↓
男方:15歲(10年前)→25歲(開頭及相遇時間點)
女方:15歲(停留在10年前)

女方因身為亡靈,無法碰觸男方,是屬於一碰觸人類就會附身到對方身上的類型。
先前能發簡訊是因為可以碰觸物體,在路上恰巧撿到隻遺失手機,從暗中觀察男方的期間得知號碼,因而想出這場對談計畫。
到最後女方都沒有打算接受男方的告白吧,女方在那個年紀還只是把大家看作好朋友而已,要是活下去繼續和男方相處或許會被追到?
至於女方在人世漂泊的準確時間就隨著故事帶過吧(x

评论

热度(2)